南京扬州五日游(1)我们去了人挤人的

  南京扬州五日游(1)我们去了人挤人的(换岗带娃两月有余,累并快乐着。•●这几天第二代带着第三代出差,我们老俩口窃喜,匆匆忙里偷闲,去南京、扬州短期旅游,疏松一下老筋老骨。不用整天抱着20斤的肉蛋蛋累得腰酸腿痛,也是一种幸福惨了的幸福。

  十月中旬,◇•■★▼北方寒意渐上,▲●…△南方仍然凉爽,旅游观光正当其时。把所见所闻、所思所想的东西记录下来,写成几篇游记,以飨各位。)

  四个小时不到,我们已干干净净、轻轻松松地从北方的五朝古都,来到南方的六朝古都。

  大门内,右边是清代两江总督府衙旧址,左边是孙中山与临时政府旧址,中间是国民政府旧址,要历史有历史,要故事有故事,要沧桑有沧桑。

  这座始建于眀初、承载着600多年厚重历史的建筑群,主贵宅荣,△▪️▲□△曾经的称谓赫赫有名:明代归德侯府、汉王府,清朝江宁织造署、江南总督署、两江总督署,太平天国天王府,民国临时政府、民国政府。

  而这里曾经的主人,多是掷地有声,史册留名:林则徐、曾国藩、李鸿章、刘坤一、沈葆桢、◆◁•左宗棠、张之洞、端方、孙中山、蒋介石。

  原以为国庆长假后,游客必然大减,谁料富裕起来的国人,对历史的兴趣日益增长,于是才出现了淡季不淡,▪️•★人满为患的景象,尤其是大楼二层正副总统办公室外的走廊上,用人头攒动、摩肩接踵来形容,一点也不为过,连狭窄的木楼梯上,也挤满了兴奋好奇不怕累的八方游客。

  好不容易挤到蒋介石办公室前,视线还是被人头和手机遮挡,只得高举手机拍上几张照片,以证明到此一游。

  我们还没来得及联想一番,就被后面急不可待的游客推挤到下行的楼梯口。原本设想陪老婆大人穿越时空的感觉所剩无几,余下的,★-●△▪️▲□△▽只有被挤到窒息的无奈。

  话又说回来,来著名历史名胜寻古,人挤人实在算不得什么,重要的是,想看的看到了,想感受的也感受了,至于作何感想,那是自己的事情。

  别看国民政府大楼空间局促,后花园的面积却不小,浓荫遮蔽,水榭楼台,绿意盎然,特别是金桂飘香,别有一番情趣。

  桂花是笔者的最爱之一,树是大棵大棵的,花儿却是小粒小粒的,花香温柔淡雅沁心,以顺风入鼻之香最为袭人。

  漫步后花园,笔者突然联想到,五个月前朝圣延安,曾先后去过杨家岭和枣园,瞻仰过“李德胜”同志的办公室。

  两者相比,反差巨大:一个雄霸古都,一个地处蛮荒;一个豪华气派,一个简陋寒酸;一个满把好牌一败涂地,一个雄关漫道红旗漫卷。到头来,高居庙堂的失去江山社稷,偏居山坳的却改天换地。

  李国章(网名:巴厘海风、巴厘海风杂货铺),退休前任经济日报高级记者,在经济日报工作22年,曾先后3次共13年常驻印尼。极速幸运牛牛官网□▼◁▼

 Sitemap :网站地图